当前位置:社会热点 > 正文

小伙兴冲冲去见女网友,三天后竟成这样惨状回宿舍!都是因为…

信息更新时间:2017-07-16关度指数:1591

导读:各种结识陌生人的方式五花八门 “摇一摇” “附近的人” 鱼龙混杂的交友app 甚至包括一些直播平台 都为人们线上交友 线下见面提供了条件。

但 “摇一摇”摇到网友

几天后见面却遭“仙人跳”

随身财物被劫走不说

身体还被殴打成这样的惨状


犹如两瓣紫红的猪肝……


这样的事情恐怕也不多见吧


近日

这一幕就恰恰发生在了

湖南小伙阿豪(化名)的身上



阿豪告诉记者,

7月9日那天,

他从广州去英德见网友,

没想到见到没多久,

他就被带到了一个小屋子里,

不仅手机和平板电脑被抢走,

还被两个男子

打得遍体鳞伤


第二天(7月10日)

他被要求向亲友借钱

共被对方勒索了数千元


最后发暗号

靠同事的帮忙

他才“虎口脱险”


见网友的第三天(7月11日)

将近凌晨1点

阿豪才回到广州重获自由。



遍体鳞伤,深夜返穗

7月11日凌晨将近1点,阿枫(化名)正为阿豪的事录完口供,从派出所回到海珠区的宿舍,让他没想到的是,阿豪竟然在宿舍前等着他回来。


眼前的阿豪遍体鳞伤,从手臂到腿部全都是瘀伤,半边脸也非常浮肿。


最夸张的伤痕在屁股上,整个屁股都已经变成了紫色,肿得老高,阿豪甚至不敢随意坐下或躺下。


公司老板为阿豪喷药,作紧急处理


眼前的一幕着实让阿枫吓了一大跳。


“即使睡觉也只能趴着睡,实在不行了就用受伤不那么重的另一只手支撑着侧睡。”阿豪向记者表示,7月10日晚上9时许,他在两个年轻人的监视下买了回到广州的高铁票,然后拿着他们给的20块钱,拖着身子从广州南站又挪到了宿舍前。

7月9日还兴致冲冲地去清远英德见网友,怎么两天不到,整个人变成这样了呢?好在警方很快就来到宿舍,将阿豪带回派出所了解情况。


 “摇一摇”摇到“仙人跳”

阿豪今年25岁,大专毕业已经几年。一个多月前,他才从湖南老家来到广州这边工作。因为人生地不熟,这边又没有朋友,他便用微信摇一摇的方式进行交友。


“摇到一个女孩子,她在清远英德,我们聊了好几天,都聊得挺好的。”阿豪说,几天后,对方提出要见面,还表示要留他过夜,虽然连对方照片都没看过,但本着多交友和在周边玩一玩的想法,他还是同意了。


7月9日是公司放假的日子,上午10时,他便乘车来到了英德。


“到英德后我见到了两个女孩,年纪都很轻,大概二十一二岁这样,她说另一个女孩是她同事。”


见到是两个女孩,阿豪也没有什么防备,中午请她们吃了冒菜,还陪她们逛超市买了一些日用品。


手机电脑被抢 外加一顿暴打

吃完午饭,女孩提出要打的带他回住的地方。


“一上车,司机还很奇怪,就200米远还要打车,而且路也不是这样走的,后来我才知道,她们是故意绕路,把我弄晕。”阿豪说。


车在英德汽车站附近停了下来,之所以判断是汽车站附近,一方面是有英德到广州的大巴开出,另一方面,他看到旁边有一栋建筑,确实就在英德汽车站旁。


他跟着两个女孩上了一栋楼的5楼,里面有好几个男子,两个女孩说要去房间休息一下就走开了,男子把他带到了一间空空如也的房间里让他吹空调等一会。


“里面只有空调,剩下的就是四面墙。”阿豪回忆道,过了不久,一个男子上来要拿走他的手机,他反抗了一下,随后就开始遭遇暴打。


“我刚开始还有点懵,不明白为什么要打我,他们两个人一起打,刚开始是打脸和背,一直打了几个小时,把我的手机、平板电脑都抢走了。”


据阿豪回忆,打他的人一个年纪30多岁,另一个40岁左右,外面还有十多个20多岁的“小弟”,所以他一直不敢反抗。


当晚,十多个人在一起围坐着吃了一顿饭。“一大锅米饭和一大盆咸白菜,白菜里都不知道有没有油,我吃了一碗就吃不下了,但他们很多人都吃了三碗。有些小弟跟我说,之前他们也是这么被人打,后来就加入了……”


事后,阿豪猜测,这些“小弟”并未出手打人,可能也是跟他一样的受害者:“可能他们前期都被这样修理过,问亲戚朋友借了很多钱,想离也离不开。”


次日继续打 逼迫借钱转账

第二天早上8时许,阿豪又进入被继续殴打,一直持续到中午1时,整个过程持续了四五个小时。


“他们让我趴在地上,拿着很粗的木棍和木片打我,主要是打我的屁股。”阿豪说,这就是他屁股被打得又肿又紫的原因。

一边打,对方还不断强迫他把银行卡里的钱转给他们。“一转给他们,他们马上就转走了,还要求我用微信和手机打电话向其他人借。”通过这种方式,他又向朋友们借了一千多元,总共加起来共被转走五六千元。此时,阿豪身上财物都被对方拿走,包括手机、平板电脑和银行卡等。


当对方让他打钱时,他才知道被打的真正原因:“对方之所以之前直接打我,可能就是先给我下马威,让我借款、转账时乖乖听话。”


留“暗号”终获救

正是向外界借钱让阿豪获救。


他发给阿枫的第一条微信就是“报警救我”,虽然随后说是开玩笑的,但还是引起了阿枫的注意。

阿枫发现,阿豪同时向公司约30位同事都借了钱,但给所有人的借钱理由都不一样


“有说自己跟女孩子发生关系被勒索的,有说女孩怀了孩子好几个月的,还有要借钱打胎的……在借钱的时候,有些人明明已经走了,老板娘也去美国出差了,但他还在反复问,感觉明显有问题。另外,他与之前微信聊天的口气也不一样,之前都很喜欢用表情包,而且还有一些湖南口音的语气词,但这次都没有。”


阿枫据此分析,可能阿豪真的出事了。


回到宿舍后,阿豪留下的另一部旧手机果然验证了阿枫的猜想。“旧手机上有很多转账信息,我打了个电话给他妈妈,他妈妈也说儿子问她借钱,但说的理由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比方说撞人了之类的。”


意识到不对,阿豪将此事告诉了公司老板阿航,同时要求对方当天必须让阿豪回来,不然就会报警。


当晚,他们前往派出所报警,于是阿豪被对方送往高铁站购买高铁票回到广州,还给了他20元车费。


法医:已超出轻微伤范畴

7月11日凌晨录完口供后,海珠区瑞宝街派出所给阿豪出具了报警回执和给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的介绍信,介绍信中称,阿豪因“被非法拘禁期间被人打伤”前往该中心做法医学鉴定。


当日下午,记者陪同阿豪到该鉴定中心,接待的医生表示,很少见到这样大面积的伤痕,预计已经超出轻微伤的范畴,需要教授进行鉴定。


“超过六个巴掌大的软组织挫伤就已经超过了轻微伤的范畴。”他建议阿豪先拍摄一些相片固定证据,并于次日一早再来鉴定。


7月12日一早,阿豪再次来到法医鉴定中心,目前已经做完鉴定,医学结果将在约一周后出具。


图文推荐